妮妮妮妮萨酱

咳,这里是妮萨。
梦想做一条快乐咸鱼~
求同好扩列~

拔杯-红名玩家 美人鱼名场面记梗

就是两个人都是很厉害的红名玩家,

然后在现实生活中相遇。

而且要是用一个红名萌新(红龙)来叙述,

(emmm……没人写过这个吧?)

红龙:我要说的事,你们千万不要害怕。

JACK:我们是一百级大佬,我们不会害怕,你请说。

红龙:昨天晚上,我们红名圈Hannibal和Will结婚了。

JACK:Hannibal和Will是哪位?

红龙:不是哪位,是被全服通缉的Hannibal和他徒弟。

女记者:(飞速画了一张养猪男和佩奇)

红龙:不是饲养关系,是师徒。

女记者:(画了ab盖和她亲爹小鸟)

红龙:不是前父女关系,一开始就是师徒!

女记者:(画出胖子痴汉和琴弦红名玩家)

红龙:他俩是师徒,明白吗?

女记者:(画了一张Bloom和养猪男妹妹)

红龙:是男的我说过了,你听力有问题吗?

女记者:(画另一个游戏里的X教授)

红龙:这......

JACK:(画动画片里的慢羊羊和喜羊羊)

红龙:Hannibal和Will啊,红名师徒明白吗,就是在游戏里杀玩家的一对师徒明白吗?

JACK:(忍)明白了,你继续说。

红龙:我本来想让Hannibal做我师父来着,但是这个大佬非但不同意还几下就把我血条干没了,在第二天就找了个新徒弟,然后不出一周他徒弟在他手下进化到能屠了一整个帮派的红名,接着昨凌晨这两个ID就在世界里官宣结婚,也没人敢动他们.....

女记者:(没忍住)噗哈哈哈

红龙:你笑什么?

女记者:想起高兴的事。

红龙:什么高兴的事?

女记者:我磕的CP又发糖了。

JACK:噗嗤(笑出声)

红龙:你又笑什么?

JACK:我磕的CP也发糖了。

红龙:你俩喜欢的是同一个CP?

女记者:对对。

JACK:不对,我喜欢的是海绵宝宝和派大星。

红龙:我再重申一遍,我没在开玩笑

JACK:(憋笑)我们言归正传,你想拜师的那个,Hannibal,他厉害吗?

红龙:他不是厉害不厉害的问题,他就是那种很少见的,杀个玩家都会干脆利落的,教徒弟还很成功的那种,遗憾的是我本想和他徒弟决一死战,结果到处没碰上他,要不然他徒弟早就死.....

女记者:噗哈哈哈(喷)

红龙:你欺人太甚,我忍你很久了!

女记者:我前两天刚把个菜鸡红名杀了。

红龙:你明明在笑我,你都没停!

女记者:玩家小哥,我们从不会耻笑任何人,除非他是个菜鸡。

JACK:这样吧,小哥,你先回去等消息,这两人生孩子了我们再告诉你。

红龙:(站起来要走)一定要围堵那个Will,竟然敢抢我男神。

(JACK和女记者同时笑出了声,红龙回来)

JACK:你想好用我们多少人力了吗?

(红龙走了,JACK和女记者又捧腹大笑,红龙又折回来)

JACK:考虑好了?

红龙:......mazz






来一波调图 

今天的我也在沉迷于拔杯

顺便求扩列 😂

【红海潜水俱乐部 】

“Leave no one behind.”


hhh又变成猕猴桃了,

话说桃总越长越有型是我错觉嘛?


啊哈,我就说我能找到糖的!


p1p2是“千呼万唤始出来”的娇羞(不是)猕猴桃!

p3是抱抱!


(此图是杰瑞米发的按手印仪式hhh)

纪念下王男

哈蛋真快乐


(脑内生成五万字养成文)


他这一跪,跪下了所有。

年少轻狂时的误解,

生死相扶后的依赖,

还有那些年共享的刻骨铭心的眷恋与痛楚,

全都跪在了脚下,托付给了虚无。


不是很懂你们直男。 

🤨

老吉…是个切黑吉...

因为小虫二开始刷老吉的视频,一开始还觉得挺正常的,但是突然看到了一个emm,就是和RR一起回答问题的视频。

Q:RR为什么当年亲了加菲?

老吉:(鸡冻)这还要问为什么吗!你看到加菲长什么样了吗?!

RR:(赞同)对啊!

你看看上面俩在想些什么!

然后我就留意到了这个男银简直人见人爱花见花开,基友遍布三国,还有,我感觉他是切黑。

那一刻,我深深地为小荷兰感到担忧。

我们小荷兰这么小这么可爱,还什么都不懂(?),老吉这么gay(都是演过断背山的人了),傻小子不会被调戏(?)了还不知道吧!

细思极恐。